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积极的人生不妨做减法7z

2019-02-03 12:14:02

人生要像那样不断增添功能吗?  某日,几位青年朋友在我家里,话题数变之后,热烈地讨论起了人生。依他们想来,所谓积极的人生肯定应该是这样的——使人生成为不断地“增容”的过程,才算是与时俱进的,不至于虚度的。我听了就笑,他们问:“您笑是什么意思呢?不同意我们的看法吗?”我说:“请把你们那不断地‘增容’式的人生,更明白地解释给我听来。”  便有一人掏出放在桌上,指着说:“好比人生是这,当然功能越多越高级。功能少,无疑是过时货,必遭淘汰。必须不断更新换式,人生亦当如此。”  我说:“人是有主观能动性的,而没有。一部,其功能多也罢,少也罢,都是由别人设定了的,自己完全做不了自己的主。所以你举的例子并不十分恰当啊!”  他反驳道:“一切例子都是有缺陷的嘛!”另一人插话道:“那就好比人生是电脑。你买一台电脑,是要买容量大的呢,还是容量小的呢?”我说:“你的例子和个例子一样不十分恰当。”他们便七言八语“攻击”我狡辩。我说:“我还没有谈出我对人生的看法啊,‘狡辩’罪名无法成立。”  于是皆敦促我快快宣布自己对人生的看法,我说:“你们都知道的,我不用,也不上。但若那一天想用了,也想上了,那么我可能会买小灵通和档的电脑。因为只要能通话,可以打出字来,其功能对我就足够了。所以我认为,减法的人生,未必不是一种积极的人生。而我所谓之减法的人生,乃是不断地从自己的头脑之中删除掉某些人生‘节目’,甚至连残余的信息都不留存,而使自己的人生‘节目单’变得简而又简。总而言之一句话,使么开机不久,我也许就死在现场了。我曾说过,当导演要有好身体,这是一切前提的前提。爬格子虽然也是耗费心血之事,劳苦人生,但比起当导演,两种累法。前一种累法我早已适应,后一种累法对我而言,是要命的累法……  年轻的客人们听了我的现身说法,一个个陷入沉思。  即使年轻,也须善于领悟减法人生的真谛  说:“其实上苍赋予每一个人的人生能动力是极其有限的,故人生‘节目单’的容量也肯定是有限的,无限地扩张它是很不理智的人生观。通常我们很难确定自己究竟能胜任多少种事情,在年轻时尤其如此。因为那时,人生的能动力还没被彻底调动起来,它还是一个未知数,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连自己不能胜任那些事情也没个结论。  在座的那一位能打破一项世界体育纪录呢?我们都不能。那一位能成为乔丹第二或姚明第二呢?也都不能。歌唱家呢?还不能。获诺贝尔和平奖呢?大约同样是不能的,而且是明摆着的无疑的结论。那么,将诸如此类的,虽特别令人向往但与我们的具体条件相距甚远的人生方式,统统从我们的头脑中删除掉吧!  加法的人生,即那种仿佛自己能够愉快地胜任充当一切社会角色,干成世界上的一切事而缺少的仅仅是机遇的想法,纯粹是自欺欺人。”  一种人生的真相是——无论世界上的行业丰富到何种程度,机遇又多到何种程度,我们每一个人比较能做好的事情,永远也就那么几种而已。有时,仅仅一种而已。  所以即使年轻着,也须善于领悟减法人生的真谛:  将那些干扰我们心思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地从我们人生的“节目单”上减去、减去、再减去。于是令我们人生的“节目单”的内容简明清晰;于是使我比较能做好的事情凸显出来。所谓人生的价值,只不过是要认认真真、无怨无悔地去做适合自己的事情而已。  花一生去领悟此点,代价太高了,领悟了也晚了。花半生去领悟,那也是领悟力迟钝的人。  现代的社会,足以使人在年轻时就明白自己适合做什么事。  只要人肯于首先向自己承认,那些事是自己根本做不来的,也就等于告诉自己,这种人生自己连想都不要去想。如今“浮躁”二字已成流行语,但大多数人只不过流行地说着,并不怎么深思那浮躁的成因。依我看来,不少的人之所以浮躁着并因浮躁而痛苦着,乃因不肯首先自己向自己承认——那些事情是自己根本做不来的,所以也就无法使自己比较能做好的事情在自己人生的“节目单”上简明清晰地凸显出来,却还在一味地往“节目单”上增加种种注定与自己人生无缘的内容……  中国的面向大多数人的文化在此点上扮演着很劣的角色——不厌其烦地暗示着每一个人似乎都可以凭着锲而不舍做成功一切事情;却很少传达这样的一种人生思想——更多的时候锲而不舍是没有用的,倒莫如从自己人生的“节目单”上减去某些心所向往的内容,这更能体现人生的理智,因为那些内容明摆着是不适合某些人的人生状况的……

阳谷县矿用电线电缆电话
铝合金异型材定制
云南角钢规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